玉不修

这里不修,屯一些完成度非常低的鱼,老公方源

【大影帝同人】碎光 (二)


???x苏叶 

本章野/战注意

路人注意

监/禁/强/暴注意

是个坑,更新随缘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所有物。”

回荡在耳边的声音似恶魔低语,将苏叶最后一点侥幸打的支离破碎。

逃不掉了了吗。

苏叶被压在地上,男人侵略性的视线扫过他身体的每一寸,欲望凝结的恶意笼罩全身,使的他呼吸困难。

夜里的风冷冽而阴森,惨白的月光破碎不堪的投下来,在两具纠缠的人影身上印下一片接一片的阴影,青年破碎的白衬衫落在一旁染上了污泥

游走在身上的双手十分粗糙,掌心的茧子划的皮肤生疼,苏叶抗拒的推阻着男人的手向前爬去,却被男人拽回来一掌抽在脸上,狠厉的风从耳边挂过,使得苏叶的听觉出现了刹那的空白。

“叶子你安分一点嘛。”

那人语气温柔一边笑着一边用唇一寸寸印过苏叶被打的脸颊,动作缓慢而虔诚,脸上还挂着因极度兴奋而扭曲的微笑,下肢却粗暴顶在苏叶双腿间,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去磨蹭苏叶的性/器。

作呕感一阵阵泛上来,苏叶感觉自己正在被浸染,男人所及的每一处都沾染上腥臭的漆黑。

被汗水浸透的额发有些遮挡了苏叶的视线,他艰难的低低喘着气,眉头微蹙,眼中的神采一寸寸暗下去。

“不……”

男人啃咬着苏叶肩头一边把手指往那个隐秘的私/处一寸寸填进去,被强行打开的地方抗拒的紧闭着,干涩而紧绷,男人却毫不在意,转而用暴力使那个地方张开来。

“不要……”

苏叶偏着头,洁白的脖颈紧绷着,几乎快要断裂开来,他的双手被束于头顶,柔韧的腰肢随着男人的开拓不由自主弓起,赤裸的身体在一片驳杂的黑暗中扭动,仿佛一条垂死的白蛇。

男人的指节已探入的很深,随着他抽手的动作,少许肠/液被带出来湿润了穴/口,男人随之又探入一根手指,动作愈加急切。

“呼……呼……”

粗重的喘息回荡在空气中,风刮着树叶发出嘈杂的声音,一潮高过一潮,苏叶坠入其中,眼尾的薄红就快要合着泪滴出血来。

倏地,遮天的树影被狂风刮起,惨白的月光疯狂泄下。

“啊!”

青年修长的身体在那瞬间血色尽褪,只有被撕开的那处扯出一抹刺眼的血红,继而又滑入黑暗里不见了踪影。

疼,剧烈的疼,但不同于任何一次,那疼是踩在苏叶尊严上的,并把他为人的脊骨也一寸寸踩断掉,疼的苏叶的声音卡在了喉间随着脊骨一起断裂,他双眼瞪大,但纯黑的眸子俨然已失去了焦聚。

苏青心中疯狂肆虐的凌虐欲一刻也不停的拽着他前进,在这一刻,他终于在青年温暖的身体内部感受到阵阵令人发狂的满足感。

凌霄的花总是超然又绝色,有什么能比把它拖入污泥更让人兴奋呢。


【大影帝同人】碎光 (一)

???x苏叶

车注意,野/战注意,路人注意,监/禁/强/暴/注意,
是个坑,更新随缘

“阿联……...几点了”

苏叶艰难的睁开眼睛,一片黑暗中慢慢清晰的是商务车绒灰的地毯。

脑袋很晕,还有些反胃,好想赶快回家喝言奏煲的汤啊,不知道苏南瓜睡了吗,反正言奏要是睡了也一定会被拽起来的……

苏叶胡思乱想着,却在一片寂静中发觉了不对劲,因为原联没有回答他

苏叶深吸一口气,支撑着颤抖的身体坐起来,窗外已是模糊闪烁的夜景。

车厢中一片黑暗,但视觉已经稍微有些适应了,这时苏叶才发现……这并不是工作室的车。

而前方驾驶座上是一个十分陌生的背影,陌生到苏叶搜寻了记忆中所有人都没有找寻到任何相似的身影。

苏叶不再开口,因为在车厢内展不开身体,所以只能蜷着腰移动到中排座椅上,苏叶动作很轻,但还是每个动作都能听到衣服布料摩擦与急促的呼吸声。

“叶子啊,怎么不多睡一会”

那个陌生的驾驶员突然开口,似是喟叹般轻轻道。

而这时车窗外突然有一道光迎面打来,苏叶下意识闭上眼,但随之而来的强烈眩晕感使他几乎无法动弹。

“你是谁”

“我会告诉你的”

引擎声很响,随着那人的低沉的嗓音,商务车宛如一头兽缓慢的匍匐下来。

驾驶座上的人打开车门下去了,苏叶猛地蹿起强行拽开了商务车的车门!

刚一下车还没落稳便看到一个健壮的身影绕过车头直冲过来,苏叶寒毛直竖,强撑着爆发出一股力气从公路两侧的围栏上翻了出去。

车灯没有照到的灌木丛中黑的令人发怵,苏叶低伏身体,两只手探在前方,尽可能以快的速度在灌木丛中穿梭。

苏叶依稀听得见另一个人进入灌木丛拨砍的声音

眩晕感越来越强,四肢沉重如同灌铅,身体上的不适已经让苏叶无法去思考,只能感觉到危险在离自己越来越近!突然,脚下狠狠绊在一截枯树桩上,惯性让苏叶整个人向前扑去。

强烈的钝痛在瞬间席卷了全身,而在这片刻的放松中,苏叶才发觉就在刚才逃窜中已经弄了大大小小一身的伤痕,包括脸颊上也有一道。

苏叶此时瞳孔已是有些涣散,呼吸也极不规律,但还是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扶上身旁一颗树,就在他抬着酸软的腿妄想继续逃跑的时候,一道冰凉的锋芒突然抵在苏叶颈间。

“叶子,你为什么要逃呢。”

男人的鼻息喷在耳侧,冰凉的刀锋随着男人修长的手缓缓下滑到锁骨,接着又被男人伸进苏叶的衬衫。

苏叶颤颤唇,却没能说出什么,因为他感受到了男人伸进衣摆下抚/摸的手。

男人看着着怀里心心念念的人颤抖着身体说不出来话的样子,只觉的心头那一把火烧的越加厉害。

“撕拉——!”

随着一声刺耳的撕裂声,衬衣的衣扣俨然已被肩刀划开,想到下来可能要遭遇的事情,苏叶浑身一颤,疯狂挣扎了起来。

但要镇压这点这点反抗对男人来说不过是玩闹一样,他轻轻松松便钳制住苏叶两条手臂并压着苏叶摁在地上。

心上人苍白的脖颈即使在一片黑暗中也显得分外白皙,已经忍耐了一路的男人再也无法冷静下去。

“急什么呢,非逼我在这办了你,药效还没过去,只能委屈叶子你了…呵呵……”

男人边说边伸手解开自己的皮带抽出来,将苏叶的手绑在一起。

苏叶的呼吸变得越加急促,在这荒无人烟的郊外没有人能救他。

男人此刻的动作已经变得疯狂,他粗暴的拽着苏叶的腰剥下裤子,并咬上了他的脖颈,用最下流的手段侵/犯着身下的人。

“放开我!”

苏叶骨架很大,身材高挑,所以平时穿着衣服时旁人并不会觉得他有多瘦,但此刻,褪下那两件空荡荡的衣服,下面的身体单薄苍白的触目惊心,这个常年被抑郁症及伤病折磨的青年看着根本就不是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
没有外人知道这个光芒加身的青年竟是在拖着这样一副残躯不断创造奇迹。

若说苏叶是一块雪地里的薄冰,揉不进任何杂质,受不得一点碰撞,那男人现在正在做的,就是要去亲手揉碎这块薄冰,

“从……今天开始,苏叶就是我的所有物。”

tbc

指绘。对不起我…………我…………是个咸鱼

诈尸更新

集训真的太忙了_(:з」∠)_每天七点起三点睡,其余时间都在画画,我的背牵动旧伤一直在疼,带去的药全都用完了,不过最近快写生了,我买了一盒水彩想出去用,就昨天文化课补习没听腿了一副,这副构图我已经构思很久了,一直想画来着,字是找隔壁耗子提的,反正仓促之间又是第一次用水彩,就……很惨(*/∇\*)

滤镜啊滤镜求您救救我的狗命(=TェT=)

少年方源
出门在外也要想办法混更……
p2告诉你原图有多丑

苏信真可爱啊……不知道为什么就想摸他^q^
还有lof自带的滤镜真棒啊,救了我的狗命_(┐「ε:)_

一个敲可爱的天使求的凤九歌,我…我不会上色……不知所措

画给四个小伙伴的……真的……是从年前画到年后……(其实是拖延症的锅)